窑洞

来源:榆林日报 作者: 时间:2016-05-09 09:18 字体设置:

    奶奶活着的时候常说一句话:“金窝银窝不如咱们家的土窝。”

   奶奶住的这孔窑就是土窝。窑洞又低又窄,高个子人进门都要低头,进门后的第一眼便能醒目地看到一盘仅能容纳三四个人的土炕,走廊狭窄到只够一个人行走,门里若是再进来一个人,就必须要斜着半个身子才能走进去。然而就是这孔又窄又低的土窑洞,记载着这一家人的艰辛与汗水。

   陕北窑洞各式各样,不同的名字体现了不同的风格。就用料而言,大体分四种:土窑、石窑、砖窑、接口窑。靠山挖的黄土窑洞叫土窑;用石头做建筑材料,深七到九米,宽、高皆为三米左右的石拱洞叫石窑;砖窑的窗户一般有两种:一种是一平方米左右的小方窗,另一种是三到四平方米的圆窗;接口窑则是在土窑洞口从底到顶用一层石块或砖箍窑面的窑洞,这种窑洞看起来既大方又美观。四种用料不同的窑洞共同特点是冬暖夏凉,堪称自然空调。

   爷爷的父亲一辈子学好向善,在爷爷没有出生时,村里遇到一个讨饭的小男孩(我的大爷)病危,他就把小男孩抱回家细心照料,没过多久小男孩的病有所好转。看到这家人热情善良,孤苦伶仃的他不愿意离开这个土窑,太爷就收留下做了干儿子,太爷临走时唯一的一孔土窑洞就留给了这个干儿子。

   爷爷和奶奶结婚后便一直借别人家的窑洞住。村子本来不大,土窑很紧张,遇到催房子的房主,他们就要从这家搬到那家,村里的土窑几乎借住了一大半。爸爸长大后,为了给爷爷一个属于自己的土窑洞,就利用黄土的特性,在一个偏南向阳的山坡上用镢头、铁锹、单轱辘车挖好一块三孔窑的地基,窑洞一般修在朝南、向阳的背靠山,面朝开阔地带,少有树木遮挡。一家人白天上山劳动挣公分维持生活,晚上推着单轱辘车挖窑洞。经过数个日夜的奋战,深八米、高三米、宽三米的土窑洞便挖成了。看起来又窄又低的土窑洞,一家人相依为命,过着幸福安稳的日子,爷爷奶奶就在这座土窑洞里度过了他们的余生,直到安然长眠。

   爷爷有了属于自己的窑洞后,又给爸爸和二爸挖了两孔土窑洞。爸爸住的窑洞是他后来自己箍的接口窑,窑内一侧有锅和灶台,一头连着炕,由于灶火的烟道通过炕底,冬天炕上很暖和。锅灶是土做的不能放碗,妈妈在过年时,把杀猪和鸡的血用盆子保留下,和胶泥土一块混合起来,再放些柴火、黑灰和头发,抹在锅台上,黝黑发亮,既不褪色又好看。炕周围的三面墙上贴着一些绘有图案的纸或拼贴的画,我们陕北人将其称为炕围子。炕围子是一种实用性的装饰,它可以避免炕上的被褥与粗糙的墙壁直接接触摩擦,还可以保持清洁。

   窑洞的窗户比较讲究,窗户分天窗、斜窗、炕窗、门窗四大类,都有剪纸装饰。窗外贴有窗花,从外看颜色鲜艳,内侧则明快舒坦,从而产生一种独特的光、色、调相融合的形式美。窗格疏朗,阳光可以自由地透进来。就这个看似简单的土窑洞,抚养大我们姐弟六个。

   二爸的三孔石窑修在土窑洞西南方向,石窑和砖窑修建基本差不多,是在平地上用石块和砖块砌成的窑洞。陕北的许多农户住的就是这种窑洞。修石窑时用三角形大石砌成桥洞模样,石块互相挤压,非常稳固。顶上填上厚厚的土层,四周用砖或者石头砌,门面用的叫门面石,门面石是石匠们用钻头在石头上刻成细纹,再整整齐齐地垒起来,既好看又美观。

   一般的石窑洞修三孔或五孔,大多中间为正窑,四孔、六孔较少,意在回避四六不成材的俗语。窑腿上一般有小窑,用以祭祀天地神祗。窑洞都接窑檐或用砖砌花栏来防止雨水冲刷窑面。有的人家用木料石料在窑前形成走廊,称之为穿厦。窑洞的门窗多用柳、杨、榆、椿之木。窗棂格式多样,曲直交错,长短相间,构图古朴典雅或新颖别致,有八角楼、十二莲灯等雕刻花卉图案,十分考究,经彩绘油漆,显得美观大方。窑洞的门多为双扇,开在中间,如在一侧则为单扇。有的地方的门是镂空的,称为棂子门,但大多数地方的都是实心门。石窑洞的门窗都是木质框架做成,并装在窑洞正面。上部为两扇天窗,下部左侧为两扇木板合对而成的门。用麻纸裱糊木质窗格,显得明亮干净而又保暖透气。

   窑洞的结构比较简单,正面是门窗。以前都是纸糊的窗棂,现在也兴铝合金推拉窗了。火炉和炕是相连通的,两者是窑内的特有设置。煤炉烧陕北人叫做钢炭的块煤,火力很大,整天都有热开水。炕面用薄石板或土坯铺设,下面的火道呈蚊香状盘旋通过,再经窑壁通向窑顶的烟囱。炉子烧着,炕和墙总是温温的,被窝总是暖热的。所以客人一来,就请上炕暖和暖和。但是火力过大了,石板发烫,容易烤坏被褥。

   窑洞内主要有两大构件,一是火炕,有的把火炕设在窑洞最后与窑掌相连,叫掌炕,有的把它设在最前紧靠窗台的位置,叫前炕或窗前炕;另一个就是灶台。一般而言,锅灶相连,用上好的石料打成方形炉台,石板旋口盖面。其下为炉灶,上置锅,其面称为锅台,用于切菜等。炉灶之火曲折经过炕底后从烟囱而出。我们家和二爸家的都修在了靠窗台的位置,叫窗前炕。窗子的最下方叫小窗,二爸在县城买回来玻璃,安在小窗上,当太阳出来照在玻璃上时,把窑洞里的木柜、水瓮、家具、锅灶还有炕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,照得明晃晃亮堂堂的,无论家里摆设怎样,整个窑里感觉特别温馨。

   日子越来越好,很多人渐渐都离开陕北的土窑洞,到全国各地的大城市生活。住惯了老家土窑洞的人们,更习惯了庄稼收割完后,左邻右舍的人们在夜幕降临时聚集在一家的土窑洞里,说说笑笑,一起做针线活,谝闲话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外饰时尚、内饰华美,可人们好像谁也不认识谁,甚至是对门邻居,见面后也宛然一笑或者是低头问好。进门后关了门,呆在家里玩电脑、手机,看电视。

   如今的我住上了高楼大厦,但总会想起那一排充溢着欢乐和笑声的陕北窑洞,更会回忆起陕北窑洞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做羊肉,炸油糕、肉丸子的味道。

返回文学作品首页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打 印】【顶 部】【关 闭 来源:榆林日报 编辑:杜海斌

 

免责声明:
1.凡来源注明“米脂新闻网”的作品,其版权归米脂新闻网所有。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米脂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.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,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,均已注明来源,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,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,谢谢。

>> 相关文章
>> 热点图片